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親密家人



(一)



“唉,今天又是吃這個……”志強在飯桌旁坐下來,望著桌上的飯菜發著牢騷



“不吃這吃什麼?現在不比往日了,往後都要省著點。”麗蘋從廚房?走出來,嘴?喃喃的嘮叨著。



“媽,看您又來了,沒您想的那麼嚴重,明天我再去試試。”志強站起來,從媽媽的手?接過飯碗。



“能找到當然是好,隻是現在哪兒那麼容易呀?唉……”



一個月前,志強所在的公司倒閉了,家?的四口人都下了崗。妻子小芬剛謀了份掃大街的工作,每天起早貪晚的;爸爸為一個小區看門。這一家子,可真夠苦的。



“媽,我回來了。”小芬拖著疲勞的身子坐在椅子上:“志強,你找到工作了嗎?”



“我到那家公司一看,原來他們是在家辦公的,能成什麼事?”志強拍著腦袋,懊惱的說道。



“你看你,現在還瞧不起人?”麗蘋點著志強的腦袋:“小芬不也是大學畢業嗎?”



“吃著飯吵什麼?在家?也不得安靜……”剛到家就聽到她們的鬧聲,懷叔發起脾氣來。



小芬給公公搬過一把椅子:“爸,您快休息會兒吧。”



懷叔坐了下來,心想:還就是媳婦知道疼人,這些天可也真苦了她了。“小芬,今天累不累?”懷叔關懷的問道。



“沒什麼,我也習慣了,爸您先吃飯吧。”小芬給公公盛好飯放在桌上,一家人一邊吃一邊想著心事。



飯後,懷叔拿起一份報紙看起來,麗蘋一邊修剪著指甲,一邊看電視:“老張,街坊的二嫂一家又渡假去了。”



“嗯。”懷叔正看得上癮,老婆的話根本沒有聽到。



“老張!就知道看報紙,也不學學人家。”麗蘋不滿起來。



“有什麼好學的,還不是靠貪汙來的錢,不幹淨。”



“喲喲喲……沒人家那麼大的本事就別說,你也是四十多歲的人了,你再看人家老任……”麗蘋越說越激昂起來。



懷叔也紅了臉:“你說什麼,越來越過了,別以為別人怕你。哼!”懷叔重重的哼了一聲,算做是警告。



“你脾氣倒大了,天天這樣,這日子怎麼過?”麗蘋抓過懷叔手中的報紙,用力的甩在地上。



“你……你……”懷叔紅了臉,站起身來,用手指著麗蘋的臉。



“你打呀,打呀!反正這日子也沒意思。嗚……嗚……”麗蘋用手掩著臉哭了起來。



“媽,怎麼啦?”



“爸,您看您這是……”



小倆口衣衫不整的從?屋出來,小芬的臉上還紅撲撲的,兒子光著膀子走向母親,媳婦則穿著睡衣走向公公。



“媽,您別哭了……”



“爸,您也是,發那麼大火幹什麼?”



見兒子出來,麗蘋心?有了依靠:“小強,媽……媽活夠了……嗚……”掩著臉跑到臥室去了,“媽!媽!您……”志強趕緊跟在媽媽的身後追了進去。



“唉!這個女人……”懷叔歎著氣坐了下來,由於生氣,黑黑的臉膛上滲出了汗珠。“爸,看您生這麼大的氣,來我給您擦擦……”小芬拿起手絹細心的為公公擦起來,輕薄的睡衣遮不住高聳的雙峰,隨著手的動作輕輕的晃動起來。



房間?,麗蘋撲在兒子的懷?:“小強,媽和你爸過夠了,嗚嗚……”



“媽,媽,和爸那樣的人別生氣,別哭了啊!”志強撫摸著媽媽的頭,小聲的勸慰著。



兒子的體貼讓麗蘋更傷心了,用力地抱著兒子身體,盡情地發洩著心?的苦處:“小強,媽今後就指望你了,你可要爭氣呀!嗚嗚……”隨著身體的抽搐,志強隻覺胸部一松一緊的,沒想到媽媽的彈性這麼好。



麗蘋對穿著上是非常講究的,裙子的料子非常柔軟,母子間雖隔著裙子,但心好像貼在了一起。



“媽,有我在,您就不會受苦。”志強兩手拍著媽媽的背部。



“嗯,小強,可得爭氣,嗯……”麗蘋在兒子的安慰下漸漸的平息下來,兩手緊緊的抱著兒子,幾年來還是第一次和兒子貼這麼近,他瘦弱的身子不禁讓人心疼:“小強,媽的好兒子,嗚嗚……”



“媽,沒事了,別哭了啊。”志強的手自然的滑下去,碰到了麗蘋的豐臀,“別哭了啊,再哭就打屁股了。”一邊說一邊輕輕的拍了兩下,這句話是志強小時候媽媽經常說的。



麗蘋被兒子逗得破涕為笑:“壞小強,連你也要來欺侮媽嗎,媽打你還差不多。”說完,“啪啪”的打在志強的後面。



見媽媽沒有責怪的意思,志強放心的把手放在媽媽的臀部,感受著那?的圓潤,“小時候您常打我,我還幾下也不行嗎?”志強伸開手指,捏住一掇臀肉。



“小……強,你……你幹什麼?”麗蘋輕輕的嚷起來,在兒子懷?的感覺讓人不願離開,屁股又被他抓住,身體漸漸的發軟。



“媽。”



“嗯,快點放開……嗯……快點放手……”嘴?這麼說,可身體卻沒有動的意思,這孩子都已經結婚了還和媽媽開玩笑,但又想不出這麼做有什麼不好。



志強發現媽媽的呼吸漸漸的急促起來,而且身體漸漸的扭動,一股異樣的感覺逐漸升起。







(二)



客廳?,小芬也在細聲的勸著:“爸,媽天天在家?悶著也會煩啊!”她給懷叔倒了杯水,在公公的對面坐下來。



懷叔對兒媳的話是言聽計從,喝了口水,問道:“那你說有什麼辦法?她又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像她那種人,隻會享受,又怕吃苦,哪?會要她?”



“話不能那麼說吧,我媽搞了這麼多年舞蹈,讓她教小孩子跳舞就可以呀,隻是不知她做不做?”麗蘋是一個很講究的人,舒適的生活過慣了,讓她放下架子還真不太容易。



“這也是個辦法,還是你想的現實一些。”懷叔心?一陣清爽,家?還就這個兒媳婦省心,想到這兒,懷叔不由一笑,關心的問道:“小芬啊,這些日子可苦了你了,志強這孩子又不爭氣,真難為你了。”



看著公公關心的樣子,小芬的心?甜絲絲的,不由的細細的打量起來。公公的身體非常強壯,身體的上的肌肉顯示著一股雄性的魅力,和志強瘦弱的身子比起來簡值就是天上地下,“爸,我倒是沒事兒,您可要注意身體呀,您看您的這?都脫皮了。”小芬走到懷叔的跟前,用手指著他的肩膀。



“不礙事的,幫人家扛東西碰破了一點兒,明天就好了。”懷叔毫不在意的解釋著。



小芬的睡裙很短,由於站得很近,兩條光滑的大腿微微接觸到公公的胳膊,尚未來得及扣好的胸部在兩個大奶子的沖擊下稍稍分開,堅挺的奶頭隨著呼吸一下一下的顯露出來,看得懷叔側過臉去。



“爸!我給您塗點藥吧,明天就好了。”小芬一邊說,一邊到角櫥?找藥。



“不用,就這麼點兒小傷,真不礙事……”嘴?雖然這麼說,心?卻是甜甜的。



小芬躬著腰在櫥?翻弄著,撅起的臀部撐開睡裙的下擺,一條布滿蕾絲的小內褲包裹著美臀,細細的帶子陷入臀溝中間,白花花的臀肉隨著小芬的動作彈動開來,彈動的懷叔一陣火熱。



“我記得還有的,爸您知道藥放哪?了麼……”小芬扭過頭,見到公公盯著自己的後面,臉不由的一紅,“爸~~”小芬嬌嗔的叫了一聲。



“哦,哦,是在那個櫥子?,你再找找吧。”懷叔趕緊應道,老臉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低著頭不敢再看。



見到公公害羞的樣子,小芬的心?竟怪怪的,不時的扭頭看他的樣子,既希望他能再看,又好像不願他再看。懷叔的心?也在掙紮,剛才的一幕已經使他勃起了。



藥已經找到了,小芬卻不想馬上站起來,故意的把頭往下探,屁股翹得再高一點兒,回頭問了一句:“爸,你看這個藥行嗎?”



“行……”懷叔擡眼望來,隻見小芬的圓臀幾乎都露在了外面,大腿中間的地帶是透明的,?面紅嫩的小穴依稀可辨。懷叔要說的話竟一下卡住,臉一下全紅了。



公公的反應全看在了眼?,小芬感到全身發熱,公公是喜歡我吧?或者他隻是想看看我的身體?想到這兒,把兩條腿稍稍的分開,拿藥的手一晃,屁股上下慢慢的動了兩下:“爸!……您看用這個藥行嗎?”



“行啊,行啊,隻要是你找的什麼都行啊……呼……呼……”見到媳婦誘人的身姿,懷叔的心?亂亂的,隻求能再多看上兩眼。



公公的熱烈反應讓小芬也產生一種莫名的快感,要看就讓他看個夠吧!小芬這麼想著,索性把腰往下沈得更低,手不經意的放在屁股蛋上,紅紅的指甲慢慢的滑過臀溝,好像是給懷叔做導遊一樣的引路。



“小……芬,小芬?,不……要,不要再找了……爸、爸……”從未經受過這麼刺激的場面,而對方又是自己的兒媳婦,懷叔感到自己快爆發了。



“爸,您怎麼了?”小芬跑到懷叔的身前。



“我,沒事……呼……呼……”懷叔的手放在胸口處,大口的喘著氣。小芬注意到他的褲子被頂起了一個包,看來公公在這方面還是很行的,“是不是胸不好受?我給您揉揉。”小芬說著,用手撩起懷叔的背心,雪白的手指按壓在公公的胸膛上。



“這都是抽煙抽的,您以後少抽點兒煙。”小芬的手掌撫摸著公公的身體。



“嗯。”懷叔答應著,呼吸漸漸的平穩下來。媳婦的小手按壓得很舒服,她的大腿也緊貼著自己的膝蓋,這樣一來,下面反而漲得更大了。



公公的眼睛盯在自己的奶子上,他那想看又不敢看的樣子讓小芬癢癢的,小芬的手漸漸的往下按摩著,每一壓下手掌,懷叔就輕聲的哼出來。



“爸,現在怎麼樣?”



“舒服多了,哦,小芬真好!”懷叔盯著媳婦的奶子,真心的表白著。



“哪好啊?”小芬挑逗的問出來。



“哪兒……都好!哦……”



公公紅著臉的樣子惹人愛憐,小芬的身子往前一趴,在懷叔的腦門上親了一下:“爸也好!”



“啊……別逗爸爸,啊,小芬……”懷叔被弄的分不清東南西北,語無倫次了。



“格格格……格格格……”小芬笑了起來。



“呼呼……呼呼呼……你……”懷叔的肉棒已經雄起,隻得把手先擋在褲襠上,在媳婦的面前出這麼大的醜,他的臉更紅了。



眼前的男人越發吸引自己,強壯的肌肉引得人想撫摸,和老公那瘦弱的身子比起來差上何止千萬倍。小芬的心?亂亂的,轉身拿過藥膏,屈起左腿把膝蓋壓在公公的大腿上:“爸,我給你上藥。”



臥室?,母子倆還在摟抱著,麗蘋的俏臉緊貼著兒子,“壞小強,先放開媽媽,不然媽就生氣了。”說完,掐在兒子的大腿上。



媽媽起伏有緻的身體比小芬要豐滿許多,圓圓的大屁股摸起來也是舒服,志強放開捏弄的手,把手掌從後面插入到媽媽的大腿中間,往上一帶,摳挖在麗蘋的臀溝?:“媽,再讓我抱會兒。”



麗蘋不依的扭動,兒子的手指正好抵在屁眼上,麻麻的感覺傳遍全身:“你抱我幹什麼,你不是有小芬麼?”



媽媽的話?有一些醋意,化著濃妝的俏臉看起來很是誘人,志強更加大膽起來了,隔著裙子從後面攻擊著媽媽的屁股,對著麗蘋的耳朵說:“小芬哪能和您比,媽多性感啊!”



兒子的話明顯是性的挑逗,麗蘋的心?卻沒感到生氣,一想到自己比小芬還性感,對兒子這樣的年輕人還有誘惑力,反而有一點滿足,但還是扭住志強的耳朵,假裝生氣的說:“你這個壞孩子,再摸媽就告訴你爸。”



一聽要告訴爸爸,志強還真的有些害怕,但見到媽媽的臉上滿是高興,哪有生氣的影子,不由的心?一陣歡喜,一下親在媽媽的臉上,然後說:“那您就告訴爸爸吧,就說我喜歡您。”



沒想到兒子會這麼直接的說出來,麗蘋心?一緊,莫非這孩子真的喜歡我的身體?同時也有此激動,小穴?竟然流出了穴汁。



“你這孩子,再說就撕爛你的嘴!”麗蘋的下身抵住兒子的肉棒,這孩子,還真的硬了。



志強感覺到媽媽的試探,媽媽的小腹好軟啊!兩手從後面抄起媽媽的大腿,一下抱了起來:“媽就是撕爛我的嘴我也這麼說,誰讓你這麼誘人。”



“小強……”遭受到突然襲擊的麗蘋兩手抱住兒子的頭,豐肥的屁股一陣亂擺,大奶子擠壓在兒子的臉上:“快……快放我下來,快……”



志強的手指掃著媽媽的臀縫,臉蹭著麗蘋的奶子,挑戰的說:“這回可不放手了,要不您還不真的告訴爸爸。”



淩空被兒子架住,身體的敏感部位都遭到他的侵襲,性的快感在全身彌漫,心?倒真的是不想下來了,可一想到隔壁的老公和媳婦,麗蘋求饒的說道:“媽的好小強,放媽下來,媽不告訴你爸爸。”



“那您得告訴我,您喜歡我嗎?”志強的手指頂著媽媽的屁眼,鼻子蹭著她的乳尖。



“好……小強,媽……媽……喜歡你。”



“那就叫我聲好聽的,我就放您下來。”



“好兒子~~”麗蘋的聲音發浪了,可志強仍然不依不饒的,手指滑向媽媽的小穴處,一下下的點按:“這不行。”



“小~~~強~~哥~嗯……”聲音越來越低,嘴唇快咬住耳朵了。



“哎!”得到滿足的志強放下媽媽的身體,麗蘋用力扭住兒子的鼻子:“你個壞蛋,媽讓你整死了。咱們先出去吧,該睡覺了。”



志強用手拍了拍媽媽的豐臀:“媽,我可是說真的啊!”



“壞蛋!”麗蘋的眼?充滿了愛憐,心?突突的跳著。



母子倆開門出來,聽到開門聲,客廳?的翁媳兩個也是各歸各位,大家的心?都懷著各自的想法,每個人心?的感覺都不相同。



大家各自的回到房?,面對著床上的另一半,心?的思緒卻飄到了另外的房?,而對著床邊的人再也提不起興趣,把燈一熄,各懷心事的睡著了



(三)



第二天一大早,翁媳兩個就出門上班了,麗蘋母子倆吃過早飯,志強的手開始不老實起來,在媽媽的身上摸上摸下,把麗蘋逗得鹿撞不已,直到麗蘋微怒,兒子才出門找工作去了。



收拾好碗筷,麗蘋對著梳妝台開始化妝。她本來在歌舞團工作,負責舞蹈的排練,近年來她們的單位一直在走下坡,加上劇團經營不善,最終還是失業了。



麗蘋對著鏡子仔細的描著,雖然已經是四十多歲的人了,但常年的保養使她看起來要年輕很多,臉上雖也有了皺紋,稍一上粉就看不到了。鏡子?的粉臉依舊迷人,或者兒子說的是真的,自己也覺得要比小芬強上許多。



套上黑色的褲襪,對著鏡子端祥著自己的身體,堅挺的雙峰、纖細的腰肢、豐肥的臀部,哪一個部位都比小芬出色,加上這麼多年的練功,皮膚都還緊繃繃的。麗蘋兩手托住乳房,它的彈性讓人滿意,這麼成熟的肉體竟然找了個阿懷,一想到老公,麗蘋的心?就一肚子氣,自己跟了他這麼多年,動不動就發脾氣,要不是為了小強,早就和他離了。



昨夜兒子的撫摸現在想起來還會興奮,老公這兩年在情趣上差多了,一躺下就隻顧自己睡覺,有時即便把他叫醒,也隻是草草了事,例行公式的做完,就又倒頭睡去,常把自己弄的不上不下的。



兒子的家夥卻又不同,不僅硬度足夠,雖然隔著衣服碰到也讓人發癢,這孩子,該不會是真的想幹我吧?麗蘋越想越煩燥,兩手搓得更緊,下麵的陰穴已經泛潮了。我這是怎麼了?小強,你真的想要媽媽嗎?



此刻的志強正坐在朋友的家?,兩個人看著色情片。



現在找工作太難了,找了多日之後,志強也沒碰到合適的,但又不願在家聽媽媽的嘮叨,於是每天都跑到朋友的家?玩。朋友阿財是志強的中學同學,中學畢業後就沒有上班,自己做些小生意,阿財是個圓滑的人,黑白兩道都吃得開。他做的可都是大生意,隻可惜是偏門:從外地運來色情影片,然後再批發給當地的小販。



志強自從在阿財家看到A片後就不能自拔,他這?能看到的片子太多了,諸如日本的、港臺的、歐美的……應有盡有,看得志強每次回去後都要瘋狂的發洩在小芬身上。



今天的片子有些特別,阿財神秘的說這次運到的是正宗的國產貨,志強有些不信,國內真的有人自己拍片子賣?阿財打開一箱包裹,?而擺滿了片子,看得志強眼球都快掉出來了。



箱子的?面還有個小包裝袋,阿財一邊打開一邊說:“這是浙江人拍的,據那邊人告訴我說,是一家人自己做的,本來是專往境外銷的,說讓我嘗嘗鮮。”



“一家人?不可能吧!”志強一邊問,更加迫切的等著回答。



“他們是這麼說的,應該假不了。”阿財打開包裝,竟然還有封面:《春回大地》,封皮上有幾幅大幹的插圖。



“快看看!”志強一把搶過碟片,放入影碟機?,螢幕上一小段正統的卡拉OK之後,赫然打出了字幕:“中國大陸情色專輯第六集,海外版”。



“真的,真的是!”兩人睜大了眼睛看著電視。



片子幾乎沒有什麼劇情,分成了上下兩段,前段是一個中年女人和一個小夥子一起沖澡,洗著洗著就幹到了一塊兒,拍的也沒有專業的那麼清晰,但志強的心?卻有著強烈的震憾。



“這個女人和男的還真有點像,如果是一家人的話,莫非是……”



“是他媽吧,你看她還有些害羞呢!兒子的表情也不自然。”阿財用專家的口吻解釋著,正好說到志強的心?。



“看來真有這樣的事,他們是在玩真的啊!”第二段是一個中年人和一個小姑娘,據阿財的推斷一定是父女。



這個片子給志強的刺激太大了,放完後志強拿起片子問道:“這次你進了幾張?”



“總共進了十張,兩種。”阿財拿起另一張回答說。



“我一樣要一張,這種片子太少見了,多少錢?”志強把片子放入衣兜。



“哥們兒嘛,談錢就遠了,你要是喜歡的就拿去看好了。”阿財豪不介意的說:“隻是要小心點啊!”



“那是當然,改天請你打炮。”志強站起來。



“急什麼呀,再坐會兒!”阿財讓著。



“我還有事呢,明天我再來。”



從阿財家出來,志強仍然是精神恍惚,眼前總是媽媽的影子,隻想快點回到家,好把它打出來。



麗蘋正在客廳?練功,為了方便,她上身隻穿了件小背心,下面則是黑色的連褲襪,誘人的曲線盡顯出來。



“媽,我回來了。”眼前的媽媽太美了,志強壓制著想要沖上去的舉動,往自己的房?走去。



“小強,”麗蘋把腿擱靠在凳子上,兩手往下壓腿,這使她的臀部翹起,深陷的臀溝正對著兒子的目光:“今天怎麼樣?”



“嗯……今天還是沒找到,跑了好幾家。”志強盯著媽媽的屁股,豐滿的肉體在黑色絲襪的映襯下充滿了誘惑。麗蘋轉過身體,對兒子的目光並不反感,而是擺了擺手讓志強過去。



麗蘋兩手後翻,彎著腰支在地毯上練拱橋:“小強,扶著媽點兒,這兩天有點累。”志強用手托住媽媽的細腰:“媽,您就別練了,大熱的天兒。”麗蘋慢慢的擡起左腿,上下伸動著肌肉:“托住了,媽再練會兒就行了。”



媽媽的身體在眼前輕搖慢擺,透過絲襪的空隙,?面穿的紫色小內褲清晰可辨,志強的心跳開始加速。



媽媽真美呀!微隆的小腹,豐沃的陰戶都引人觸摸,短小的背心遮不住堅挺的雙峰,隨著身體的起伏晃來晃去。



做了一會兒之後,麗蘋就開始輕微的喘息,志強一手托住媽媽的腰,另一手則遊走在屁股上,在媽媽擡起大腿的瞬間一下放在大腿的根部,麗蘋輕聲的哼出來:“小強,托好了,嗯……嗯……”



兒子的手隨著媽媽的大腿上下移動,放下來的時候麗蘋就並緊兩腿,志強的手則被夾在媽媽的神秘地帶,母子倆不再說話,隻是用眼神來表達自己的感覺。



“媽媽,想要我嗎?”志強的眼?充滿了欲火,用眼神向媽媽發起沖擊。



“哦,孩子不行的,隻能就到這種程度。”麗蘋閉上眼,算做是對兒子的回答。



良久之後,麗蘋從地上站起來,頭也不回的走向廚房:“小強,你先休息一下,等會兒飯好了我叫你。”



志強摸了摸懷?的A片,急步的跑回房?,剛才的場景讓他再難自製,先打出來吧!



由於工作的地方較遠,翁媳兩個中午都不回家,母子倆吃完午飯,各回房?睡覺。回房前,麗蘋叮囑道:“小強下午就不用再出去了,幫媽再練練。”



麗蘋是紅著臉說這句話的,剛才的感覺實在妙透了,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這個孩子真會摸,摸夠了他又不敢,讓人怎麼才好啊!



志強關好門,脫掉衣服,隻穿著內褲坐在床上,接好影碟機,在房?偷偷的看另一張片子。仍然是那一家人拍的,這一張拍得要大膽多了,一家人在房?搞群交,先是媽媽和兒子、爸爸和女兒,後來是交換大玩。志強看了一遍之後尚不過癮,又把片子放在?面想溫習一遍的時候,外面傳來媽媽的腳步聲。



“小強啊,你醒了沒有?”



志強趕緊關上電視,“媽,我醒了,您……”志強偽裝著躺下來。



麗蘋推門走了進來,隻見兒子躺在床上,小小的內褲被肉棒挺起老高:“小強快起來,再幫媽練練。”



“啊,媽我好困……”志強閉著眼,好像尚未清醒的樣子,看到眼前的媽媽時,他一下從床上爬起來:“好啊,我馬上來。”



麗蘋隻穿著內衣褲,充滿性感的站在兒子的床前。小壞蛋的眼睛都快能吃人了,麗蘋抓住志強穿褲子的手:“不用穿了,家?又沒有別人,再說天兒實在太熱。媽也是怕出汗才穿成這樣的。”麗蘋瞟了一眼兒子的襠部,從房?出來。



“先幫媽壓壓腿,上午的鞋媽剛才洗了,穿高跟鞋站不穩。”麗蘋嬌聲的告訴兒子,把左腳擡起放在木桌上,她的腳下換成了白色的高跟鞋。



志強從後面摟住媽媽的身體,兩手摸在乳房上,“你把手放在媽的腰上就行了,這樣媽沒法動啊!”麗蘋的豐臀頂住兒子的下身,堅硬的家夥隔著內褲一跳一跳的,麗蘋反手抓了一下:“你這?怎麼硬了?可不要亂想媽媽呀……”



這一下無異於火上澆油,志強索性抓住了媽媽的手又放在上面:“明明沒硬嘛,要不您再摸摸看?”得到兒子的反應,麗蘋的手放肆起來,隔著內褲用手指搓撚著:“是沒硬,哦……是沒硬。”



沒硬的雞巴已經撞手了,麗蘋的手指拿捏住龜頭在想:“這孩子的家夥真壯啊,要是插在小穴?……”





(四)



麗蘋的心?亂亂的,握住後就不想放開,隔著內褲上下的梳理著:“聽媽的話,一會兒也不要硬啊!”



肉棒在媽媽的摸弄下好似一桿鐵槍,志強的手也不客氣的動起來,隔著薄薄的奶罩抓擠著:“媽,我的家夥是不是很小?”志強用兩根手指捏住奶頭,麗蘋的身子不由的抖起來。



“不可以這麼和媽講話。”兒子的話充滿了挑逗,這孩子,這麼直接的話也說的出來。



“媽告訴我嘛,是不是?……”志強一手拉下內褲,把媽媽的手直接放在了雞巴上。



“啊……小強!”堅硬的肉棒握在手?,麗蘋緊張起來,這可是親生兒子的家夥呀,想放手,可卻不由自主的握得更緊,轉而輕套起來。



“哦……”志強自然的發出哼聲,低頭隻見媽媽白嫩的小手包裹住雞巴,正一輕一重的抽拉,“媽,你套得好舒服!”這麼說完,志強的手從媽媽的奶罩邊伸了進去,在滑潤的奶子上揉開了。



“媽的手真巧,真會摸。”



“胡說,媽可沒有摸你,我在……在量你的尺寸,你……的手輕點揉。”麗蘋攤軟在兒子的懷?,把頭仰靠在志強的肩膀上,眯著眼睛,試探的問道:“你問媽那個幹什麼?”



麗蘋的俏臉上現出一抹紅暈,看在志強的眼?,不亞於仙女下凡。小芬?小芬你哪?能和我媽比呀?



志強撚住媽媽的奶頭,低頭小聲的問著:“媽,你說的那個是什麼呀?”



“你……你……”麗蘋故做生氣的閉上眼睛,用長長的指甲掐了一下龜頭:“看你還敢不敢使壞。”



“啊,啊,這下不能用了!”志強誇張的叫起來,逗得麗蘋笑出了聲。



“媽你還笑,今晚小芬就會找你打架。”



麗蘋的小手攥得更緊:“你敢告訴小芬嗎?”



“有什麼不敢,我就說……”志強把耳朵貼向媽媽,小聲的說:“我就說我喜歡媽媽,是媽媽把我雞巴弄壞的。”



“打你!”麗蘋反手一巴掌甩過去,志強用手一擋,母子倆的手交叉在一處了。



“你剛才問大小是怎麼回事?”



“還不是小芬,她總嫌我的雞巴小,說滿足不了她。”一邊回答,志強的手開始往下前進了。



“她懂什麼,小婊子!”麗蘋的手撩著兒子的睾丸,悻悻的說。



志強的手已經到達了媽媽的下部,用手掌捂住陰戶,隔著內褲來回搓動著:“媽,你說我的雞巴真小嗎?”



“別碰那兒,快把手拿開。”嘴?這麼說,卻把左腿往左邊挪了挪,豐肥的陰戶抵住兒子的手:“你的大小媽怎麼知道?”



得到了媽媽的默許,志強索性撩開細小的內褲,把手指貼在濕潤的肉縫上。



“啊……小強不要摸,媽會受不了的,嗯……”



“您告訴我雞巴是大是小就不摸了。”志強的手指已經挖到媽媽的穴中了。



“媽真不知道啊,嗯……別伸得太深。”



“您剛才不是量過了麼?”



“媽……媽又沒有試過,嗯~~媽不來了。”一句話說漏了嘴,麗蘋羞得直起身,跑到臥室?,隨手掩上門,靠在門上大口的喘氣。



小強並沒有追進來,這孩子,傻得讓人心急。



想來想去,又把門打開,斜躺在床上,沖著客廳說了句:“你可不要跑進來呀!媽可不想試你的雞巴。”



剛才媽媽的突然舉動還真讓志強沒想到,聽到這句話才明白了麗蘋的苦心,急急的脫掉內褲,搖晃著雞巴跑到媽媽的房?。麗蘋一手支著床頭,另一手放在迷人的大腿上:“媽不讓你進來,你怎麼不聽話呀?”



“媽,我真傻,這種事還是在床上才好辦。”志強自己打了兩下手槍,向床上的媽媽走去。



“真是的,先把門關上,拉上窗簾嘛!”



為了第二天要迎接外賓,小芬所在的單位下午放假半天,改由晚上再打掃街道。



好久沒有到商場去了,小芬在街上看了看衣服,中意的很多,價格卻都高得嚇人,越看心?越煩,索性回家算了。



從樓下看到婆婆的房間?竟然掛上了窗簾,小芬的心不禁緊張起來,大白天的掛窗簾可是從未有過的事,最近這一帶常有小偷光顧,莫非是小偷在偷東西?



小芬悄悄的上樓,在她打開門的時候,房?的母子倆的前戲剛剛結束。



麗蘋把兩條大腿搭在兒子的肩膀上,又愛不釋手的撫弄了兩下龜頭,把雞巴頂在小穴上,嬌聲說:“慢點兒來,媽怕受不了你的大家夥。”志強看著媽媽迷人的俏臉,下身用力一插,雞巴一下頂進了媽媽的體內。



“媽,我要吃你了。”志強一邊說,一邊前後抽動起來,“不……不要說那麼難聽的話,媽……隻是想告訴你答案,哦……”麗蘋的手習慣性的放在自己的奶子上,大力的揉搓起來。



“媽你舒服嗎?你的比小芬的……”志強兩手托住媽媽的屁股,話說到一半故意停住了。



一提起小芬,麗蘋的心理就不平衡了,一邊搖動屁股,一邊生氣的說:“比小芬怎麼啦,你還在想她嗎?”媽媽的屁股非常豐滿,撞在大腿上“啪啪”的作響。



“比小芬好多了,又緊又濕,而且……”



兒子明顯是在使壞,但看在麗蘋的眼?卻又是一種想法:這孩子倒挺識風情的,吃起來輕重適度,不像是阿懷那麼隻知道自己爽的蠻幹。這條雞巴雖然沒有他爸的粗大,可是細長的家夥恰好能搔到穴心,吃得人渾身都沒有力氣,不覺的哼出聲來:“小……強,而且什麼?別逗媽,媽舒服啊……”



志強把媽媽的兩條腿放在床上,用手把麗蘋拉起來,兩人變成了坐位,志強摟抱著媽媽的屁股,大聲的說:“媽比小芬騷多了,我好喜歡!啊……你的大屁股我好愛摸,哦……”



兒子的放肆好像是催情妙藥,麗蘋抱住兒子的脖子,浪浪的說:“好兒子,你真會……呀!”



“會什麼?媽……快告訴我……”志強兩手分開媽媽的屁股蛋,用手指撩掃著她的屁眼,麗蘋的身子大大的擺起來,結婚這麼多年,那?還是第一次遭到侵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彌漫全身。這兒子,還真有兩下子!



“小強真會吃……嗯……真會摸……啊……”



“媽也好……套得雞巴爽上天了。”



門外的小芬聽到這兒,一下全明白了,又是驚訝又是生氣。自己和公公每天起早貪晚的,沒想到這娘兒倆在家做出這種見不得人的事來!如果沖進去捉姦,這個家肯定完了,自己倒是無所謂,大不了再找一家,可是公公?



一想到懷叔,小芬就有了主意,她悄悄的關上門從樓上下來,朝著電話廳走去。





(五)



懷叔在值班室?正和人下棋,聽到電話鈴聲,不耐煩的抄起電話:“喂!”



“我找懷叔。”電話那頭傳來小芬急切的聲音。



“噢,是小芬?,有什麼事嗎?”



“爸,您現在能回來嗎?我有急事找您。”媳婦的聲音有些激動。



“發生什麼事了?你在哪?”懷叔撣了撣煙灰,把手捂在聽筒上。



“爸,我……有事,您能快點回來嗎?”



什麼事這麼急?懷叔的心?不禁緊張起來,小芬是個穩重的孩子,莫非發生什麼大事了?



“老張啊,你替我看會兒,我要出去一下。”懷叔給老張遞過一枝煙:“家?有事找我。”



“咳,你客氣啥?去吧,別著急,辦完後再回來吧。”



懷叔叫了輛出租車,“快點,我有急事。”坐在車上,恨不得馬上回到家。



……



半個小時後,看到電話廳旁的兒媳,懷叔才放下心來。



小芬的情緒還未平靜,這種事讓人怎麼說呢?要是公公承受不了怎麼辦?



正在想著,公公已走到了跟前:“小芬,發生什麼事了?”



“爸,我剛才回家,看到您的房?掛著窗簾,怕……怕有小偷……”小芬一邊想一邊回道。



“原來是這樣,光天化日有什麼好怕的,報警了沒有?”懷叔心想:到底是女人,真遇到事情就不知所措了。



“還沒有,我……”



“那我這就報警,準把他逮住。”懷叔轉過身,朝電話廳走,“爸,您先等等,”小芬拽住公公的手:“要是沒有小偷怎麼辦?隨便報警也不行的。”



還是媳婦細心啊,假如報警後沒抓到小偷,可就鬧笑話了:“那……你說怎麼辦?”



“咱們一塊兒上去,就算真有小偷兒,他也跑不了。”小芬拉著懷叔的手,朝家?走去:“爸,您可不要喊,先看看什麼事再說。”



志強還真是持久。床上的母子倆換了幾個姿勢,麗蘋跪趴在床上,讓兒子從後面進入其中;志強一邊沖刺,一邊用嘴舔著媽媽的後脊,說著些讓媽媽更快樂的話。



“媽,我愛死你的大屁股了,又白又翹的,我能天天摸嗎?”



麗蘋的肚皮幾乎平貼在床上,這使她的屁股翹得更高,聽到兒子的贊美,扭動著說:“媽都給你了,你想摸還不隨便,嗯……進得太深,你慢一點。”



“媽,我的雞巴到底小不小啊?”志強把手指放在麗蘋的屁眼上,用力搓動著。



“不夠粗,夠長……啊……啊……”兒子的手指幾乎要插到?面了,麗蘋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



“媽,我爸摸過這兒嗎?”志強的手沾了些淫水,很輕松的就把手指伸了進去,嫩紅的菊花蕾包住手指,這對媽媽構成了強烈的刺激。



“好兒子……媽……哦……”新鮮的感覺襲來,沒有準備的麗蘋用力地後撞著:“你的傻爸爸怎麼懂這麼……多,哦……你真淘氣,兩個地方都讓你……插……啊……”



志強的手指緩緩的在媽媽的?面抽拉,大雞巴也不停的進出小穴:“我的浪媽……浪媽比小芬強多了,噢……撞得我好舒服。”



母子倆的淫戲有聲有色,根本聽不到開門的聲音。



翁媳倆剛開門進來,小芬就從後面捂住了懷叔的嘴,附在公公的耳邊說道:“別出聲!”懷叔不解的瞪著媳婦,心想:小芬今天是怎麼了?在自己家還怕什麼賊。



“嗯……志強,使勁吃……”



“媽……你也搖屁股,對……往後頂……噢……”



雖然關著門,母子倆的淫叫還是可以聽到。懷叔的臉瞬間通紅,想要掙脫兒媳的手臂,卻被小芬抱得更緊,“爸,千萬別沖動。”小芬小聲的勸解著。



懷叔的心?也想了幾個後果,這種事如果傳出去,這一輩子怎麼見人啊!兒媳的手還捂在嘴上,這孩子,她才最難受啊!



轉臉看著小芬,媳婦已經哭了,讓人怎麼辦呢?懷叔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可憐的小芬啊,你說怎麼辦才好?!



翁媳倆人對視了一會兒,小芬一下紮在公公的懷?,用手摟抱著公公強壯的身軀,這可是自己唯一的依靠了。



懷叔的大手撫摸著媳婦的頭發,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全然不覺的麗蘋母子進入了另一個高峰,禁忌的快感使人瘋狂:“媽,叫我老公吧!”



“不……行……呀……老……公……啊……”麗蘋用盡了力氣喊了出來。



媽媽的放浪讓志強難以自製,大雞巴加快了頻率:“媽,我愛你!再叫我一聲好麼?”



……



翁媳倆再也聽不下去,悄悄的掩上房門,“小芬,這……真對不起你呀!小強……麗蘋……這個家,唉!”懷叔捂著臉,無可奈何的繼續說道:“該怎麼辦呢?他們竟做出這種事來!唉!”



小芬的眼?閃著淚花,“我也不知該怎麼辦,我……聽爸的!”小芬又撲到公公的懷?。



“可憐的孩子……”



“爸,爸……”



翁媳倆緊緊的抱在一起,隻覺得對方才是真正的貼心人。



公公的強壯給人以安全的感覺,志強那樣的男人怎麼和他比啊!想著想著,小芬擡頭凝視著公公的臉寵,這個飽經風霜的老人好像一下子被擊垮了。



“爸!”



“嗯。”



“我聽您的,往後我就靠您了。”



兒媳的話?有著別樣的含意,懷叔正考慮該如何回答時,樓上傳來人的腳步聲。



“咱們先下去,慢慢的想辦法吧。”



翁媳倆放開對方的身體,並排著走到樓下。



“爸,我今晚要加夜班,就不回來住了。”



“那你住哪?”



“我爸媽去旅遊了,我想先在他們那兒住幾天,隻是他們那一片不太安全,您今晚值班嗎?”



“最近我們那兒又多了個六十歲的老頭,他沒家沒業的,每天就住在值班室?,就不用我再值夜班了。”



“那……”小芬咬著嘴唇:“您能接我嗎?”



志強他們那樣,一定是指望不上了,這個任務理所當然的應該由自己完成,懷叔也沒多想:“好啊!”



翁媳倆返回各自的崗位時,已是下午的五點鍾了,激情過後的母子倆沐浴之後,分著從樓上下來。麗蘋去了每天要去的菜市場,志強則又開始了他的找工作--在街上逛著玩。



一個半小時後,母子倆回到了樓上,令人奇怪的是,翁媳倆還沒有一人回到家,“小強,幾點了,他們怎麼還都沒回來?”麗蘋做好飯菜,端了上來。



“我怎麼知道?哇,今天菜不錯啊!”兒子看著一桌的好菜,高興的看著媽媽。



麗蘋用手指點著兒子的額頭:“今天媽高興,饞嘴!”媽媽的話?透著誘人的意思,志強抓住她的手:“媽,我可以天天讓你這麼高興。”說完,另一手又放在麗蘋的屁股上。



“別動,你爸他們快回來了。”麗蘋伸手推著兒子,卻被他把手放在了褲子上:“媽,你摸摸看,它又硬了。”



經曆過美好的做愛之後,母子倆的動作也放開了,任由對方在自己身上撫來揉去,可惜到下班的時間了,否則真的可以再來一次。



“鈴鈴鈴……”電話響了起來,麗蘋跑去接聽,是小芬打來的:“媽,我今晚加夜班,就不回去了,住我媽那兒。”



“啊,是這樣啊,你可要注意休息!”



剛放下電話,鈴聲又叫了:“麗蘋啊,我今晚值班,就不用給我留飯了。”



“那我讓小強給你送過去吧。”



“不用了,我和朋友一塊吃。”



真巧,他們都不回家了,麗蘋沒有覺得有什麼異常,反倒是心?有了一份期待。



“媽,誰的電話?”



“問這幹嘛?吃完飯再告訴你。”



“他們都不回來了?”



“嗯。”麗蘋用眼瞟著兒子。



“真的?!”志強跑了過來,一下把麗蘋的身子抱住。



“不回來你高興什麼?”麗蘋闆著臉,故做不解的問道。



志強撩起她的裙子,拍拍大屁股:“我要摸一晚上。”



“去你的!”剛剛突破的禁忌好似初生的愛情,讓人迷戀而無所顧忌,志強把媽媽抱在腿上:“媽,我喂你吃。”



……



這樣的夜晚,多麼美妙!



晚飯過後,懷叔又拿出棋盤擺上,老張詫異的問道:“你怎麼不回家了?”



“家?來客人了,沒地方了。”說著,懷叔點上了一枝煙。



“好啊,我自己也怪悶的,有個伴下下棋也挺好。”



兩人你來我往的殺了幾盤之後,懷叔的手錶已指向了11點,他放開棋子,對老張說:“老張啊,也該躺下了,你先睡,我要出去一趟。”



“這麼晚了去哪?”



“管那麼多幹什麼?您先睡,給我留門啊。”說完,懷叔騎上自行車走了。“這個阿懷,今天怪怪的。”老張喃喃的說著,外面已沒了懷叔的影子。



小芬的單位劃分衛生區,歸小芬和另一個工人管的是第五區,懷叔遠遠的就看到燈光下的兒媳,就她一個人站在那?。看著媳婦孤單的身影,懷叔不免心疼起來,這麼好的媳婦,要不是麗蘋他們做出那種事來該多好啊!



“爸,您來啦。”小芬推著車子迎了上來。



“剛才和人下了會兒棋,來晚了,等好久了吧?”



“沒事兒,我還怕您不來了呢!”望著公公的滿頭大汗,小芬體貼的掬出手帕:“爸您先擦擦汗,咱們走吧。”



翁媳倆騎上自行車,一邊走一邊聊。時間過得還真快,一會兒就到了小芬父母的樓下。懷叔停了下來:“小芬?,我就不上去了。”



“您得把我送上去,我怕樓梯?有壞人。”小芬幫公公鎖好車子,兩人並肩走了上去。



打開房門,小芬拽住懷叔的手:“爸,進來陪我呆會兒,我……想和您談談媽她們的事兒。”



“好吧,我心?也煩?。”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