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落聖女與地底諸城(裏番外傳)



? ?? ?? ?1禦姐吟遊詩人緊縛榨乳絕頂地獄







戰爭剛剛結束,雖然海盜還在半島郡的土地上肆虐,但是維維安成裏那些劫

後餘生的市民們毫不吝啬的拿出他們手中的金幣湧入酒館裏,爲劣質的啤酒和下

流的小黃曲而歡樂畢竟生命隻有一次,他們要爲自己又活過了一次災難而慶祝。



在這個歡鬧的夜晚,一個穿著性感的蕾雅正在小巷裏穿行。這是一位名爲蕾

雅的吟遊詩人,這個蕾雅把金色的長發捆成簡單的馬尾,斜修的劉海蓋住了一邊

媚氣十足的吊梢眼。這樣的一雙眼睛光是在酒館裏掃視全場,就能讓所有男人都

感覺她在向自己抛媚眼。她那修長的睫毛和绯紅的雙唇水潤誘人,與稍有些汗水

的肌膚搭配著散發出誘人的氣息。更別提她還穿著一件黑色的緊身皮甲,這件皮

甲僅僅遮住了她雙乳的下半部分,以至于狂歡的男人們願意把金幣和銀幣丟進那

深邃的巨乳裏,以換取一次揉捏那對雪堆一樣圓潤白皙的雙乳和櫻桃一樣可愛的

乳頭的機會。那些錢幣多到讓她不得不用左臂托著皮甲走動,要不然雙乳可就要

彈出來給那些臭男人白吃冰淇淋了。她平滑的小腹露出性感的肚臍,而超短的皮

質裙甲穿在了盆骨下方,甚至連金色的短短陰毛都從裙甲的上緣上面露了出來。

那豐滿的美臀撐起了皮甲的下緣,下半個屁股和大腿根部那潮濕的內褲底部都露

在了外面,甚至還有一些白色的液體絲粘在上面。一對美腿穿著過膝的黑絲襪,

下面踩著一雙直到小腿的皮鞋,每走一步皮鞋裏都會發出「咕叽咕叽」的詭異聲

音。



「真是糟糕……我隻是想靠原創的歌曲掙點錢而已,爲什麽會有人來調查嘛。」

禦姐吟遊詩人用左手死死捧著自己的皮甲,連可愛的粉紅乳頭都有一半露在夜間

的涼爽空氣中都不管,就這麽在巷子裏奔跑。



「誹謗可是很重的罪行。」一個聲音在蕾雅的耳邊響起,她毫不猶豫的向前

一撲,躲過了腦後的風聲。



然而地面上迅速的長出了藤蔓纏向蕾雅的手腳,她也顧不得錢和走光了,手

腳並用著試圖逃出糾纏術的範圍。然而藤蔓就像是長了眼睛一樣,狠狠地纏住了

她那一對足有E罩杯的雪白雙乳,然後狠狠地把一對巨乳綁成了三節紅通通的葫

蘆。



「哎,真是可惜了一對天然的好奶子。」



一陣如同電擊一樣的感覺在蕾雅的腦海中炸開……然後她就什麽也不知道了。



蕾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被人綁了起來,丟在了一個陰冷的地下室裏。作爲

一位吟遊詩人,蕾雅第一反應就是想辦法使用自己身上的逃脫道具。然而很不幸,

她已經被脫成了全裸,連捆綁馬尾發用的發圈都被收走了。然而非常惡趣味的是,

她的過膝黑絲襪被留了下來。雖然她的雙手被綁在身後,捆綁的人還非常貼心的

用至尊膠把她的手指都粘在了一起,她的雙腿也被綁成了M字開腳,兩邊腳踝被

分別固定在了她身下這張鐵床的兩角上,但是過膝襪還在,甚至被人清洗過了。



「那麽,編造謠言的就是你了吧。」一個身影打開鐵門走進房間。



這個身影看起來是個醜陋的男人,然而這個男人身材高大並且沒穿衣服,並

且——它有六隻手臂,這些手臂中分別拿著不同的拷問用具,再加上,那一根巨

大而長滿肉刺的肉棒。



「這家夥,是織法者……」蕾雅顫抖了起來,這種隻存在于傳說中的怪物出

現在這裏,是要對我做什麽?



織法者隻是拿出一根繩子,從蕾雅被綁住的雙手拉出來,穿過肋下,在胸口

狠狠地勒進肉裏。乳房的根部被勒了好幾圈,碩大的乳房被勒成了葫蘆,乳頭也

不情願的立了起來。



「啊!勒的……太緊了……不行……胸部要爆了……好難受!」蕾雅的面頰

變得绯紅,敏感的雙乳被這樣捆綁居然帶來了巨大的快感,她那赤裸在外的下體

都不由得變得濕潤起來。



然而蕾雅的聲音似乎惹惱了什麽人,她聽見一個聲音說:「弄點東西讓她不

要鬧。」



有六隻手的織法者右肩頭那隻手裏的東西乘著蕾雅呻吟的機會,狠狠地把東

西塞了進去。蕾雅的牙齒被撞的又疼又癢,而被塞進嘴裏的東西帶著一股熟悉的

騷臭味,讓蕾雅感到更加的羞恥和興奮——很明顯,那是她的髒內褲。



接著,織法者處于肋下的雙手扒開了蕾雅那一對豐滿挺翹的雪臀,露出了中

間張張合合的可愛菊花。一隻裝滿了詭異液體的羊尿泡上裝了一隻木質的管子,

這東西一拿出來,蕾雅就感到渾身發燙,甩動著被繩子綁住的雙乳試圖遠離這東

西。



然而織法者的手比她更有力,它用兩隻手狠狠地掐著蕾雅的乳頭,把它們掐

成了兩個薄片。蕾雅如遭電擊一樣抖動著身體,而另外兩隻手就把羊尿泡上連著

的管子塞進了蕾雅的屁眼裏。



隨著羊尿泡內容物的不斷流入,蕾雅的乳頭和陰蒂就像是男人的肉棒一樣興

奮到完全勃起了。蜜穴不斷的流出淫水,大小陰唇抖動著,身體各個地方瘙癢的

快感刺激著大腦,使蕾雅瘋狂地掙紮著,尋求進一步的刺激。



織法者卻扒掉蕾雅屁眼中的木管,拿出一個小小的鐵夾子,狠狠地夾在蕾雅

那完全充血的勃起陰蒂上。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蕾雅的吊稍媚眼瞪得又大又圓,她的屁股不

斷的抖動著,一大股一大股的淫水被蜜穴噴了出來。接著,隨著一陣輕微的「滋

滋」聲,夾在陰蒂上的鐵夾發出了輕微的電擊,這讓蕾雅的身體抖動的更厲害了,

在巨乳「啪啪啪」的甩動聲中,她的下體散發出一股臊臭味道,金色的尿液流了

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白色影子從天花闆上冒了出來,他伸出一根手指,這根

白光構成的手指輕而易舉的穿過了蕾雅的小腹,然後蕾雅感到自己的G點就像是

一位壯漢用一根燒紅的鐵棍狠狠的戳進去一樣極度的痛苦,而這種痛苦卻帶來了

同等的快感,她的頭腦都快要承受不住了。



「嗚嗚嗚嗚!嗚嗚嗚……」



隨著蕾雅翻著白眼停止顫動,她的肛門也徹底堅持不住了……陳文隻好讓織

法者把房間和蕾雅清理一下,準備下一輪的「拷問」。



敏感的肉壁被帶著刺的棒子不斷的攪動著,強烈的快感不停地襲擊著處于昏

迷狀態的蕾雅的大腦,她醒了過來,忍不住發出浪叫和呻吟。



蕾雅依然被繩子綁著,但是這次被綁在一個木馬上。這個木馬上有著兩根大

小不一,但都有著凹凸不平的表面的木質假肉棒。隨著木馬的搖動,這兩根木棒

在蕾雅的前後肉穴中進進出出,甚至把粉紅色的肛肉都帶了出來。



「啊……哦……不要……啊……你到底……要幹什麽……」



那個閃著白光的身影就在蕾雅面前,似乎在和影子中的什麽人交代事情。



「不用著急。」陳文頭也不回,隻是打了個響指。



木馬突然還是猛地搖動起來,蜜穴和肛門的二重夾擊弄得蕾雅一下子就陷入

了高潮,臉上露出一副被玩壞的表情,連舌頭都伸出了嘴巴外面。



突然,木馬一下子消失了,蕾雅摔倒在地上,黑絲雙腿卻一點力氣都用不上,

一下子就滑倒在了自己的一灘淫水裏。



「你……你對我……啊……做了,什麽……」



「沒什麽。」陳文打開了魔法燈。



一隻獅鹫,一頭野牛,還有一群狗頭人。這些家夥身上的味道又腥又臭,而

且碩大的肉棒全都露在了外面。



「藥效差不多了,上吧各位。」



「什麽,什麽藥效……啊!放開我!不要!」



然而獅鹫的力氣根本不是蕾雅能抵抗的。她金色的長發散落在地上,屁股被

迫高高的撅起來。而獅鹫的巨大肉棒就這麽狠狠地刺進了蕾雅那全是淫水的蜜穴

裏,發出了「叽」的一聲。



然而獅鹫的肉棒實在是太大了,蕾雅的肉穴被徹底的撐開到了最大。「嗚嗚

嗚……糟糕了……完全掙脫不了……不行……啊啊……」



獅鹫的大肉棒直戳花心,可憐的人類子宮口在獅鹫那有著鱗片的巨大肉棒面

前顫抖著。



「嗚噢噢噢噢……人家的肉穴……要被刮爛了啦……」



蕾雅仰起了頭狼叫著,然而下半身被獅鹫的肉棒死死壓住,不停地被抽插。

而一對被綁住的大奶子甩來甩去,被兩隻狗頭人抓住了。



狗頭人狠狠地捏著這一對巨乳,而蕾雅卻沒有發現她的一對巨乳比之前更加

大了。狗頭人們用他們的爪子捏著巨乳,用腳爪狠狠地把乳頭踩在地上。



「嗚嗚嗚嗚嗚嗚嗚!不要!我的胸部!有什麽東西……啊……大肉棒……要

出來了!」



在蕾雅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她那一對被綁成了葫蘆然後被狗頭人的肮髒腳爪

踩在腳下的奶子爆發出巨大的疼痛和快感,然後從一對充血的嫣紅乳頭中,「撲

哧」一聲,兩條雪白的液柱沖了出來。



「唔哦哦哦……我怎麽……噴奶了……啊……不行……忍不住了……」蕾雅

一陣嬌顫,翻著白眼,被巨大肉棒撐到最大的蜜穴裏噴出了混著血絲的淫水。



嘩啦一聲,又一股尿液失禁噴了出來,浸濕了蕾雅美腿上的黑絲襪。



獅鹫似乎被蕾雅尿液的味道刺激到了,它扇動翅膀借力抽插,每一次沖刺,

包滿鱗片的肉棒都狠狠地把蕾雅的子宮撞到變形,然後猛地抽出,把粉紅色的穴

肉都帶出來一段。



剛剛高潮完的蕾雅又再次被強制高潮,被肏的一個勁的浪叫著。蜜穴和雙乳

就像是壞掉了的水龍頭一樣,斷斷續續的往外噴著液體。



「嗚嗚嗚……好難受……掙紮不開……啊……」



狗頭人們把蕾雅的乳肉擰成了螺旋形,被虐待成了紅色的雙乳顫抖著被榨,

就像是乳牛被擠奶一樣被狗頭人們收集到了杯子裏。強烈的快感不停的傳上大腦,

蕾雅扭動著被綁住的身體,大量的淫水又噴了出來。



「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



蕾雅全身上下不停地痙攣著,發出淫蕩的呻吟聲。一大股尿液又噴了出來,

和地上灑落的母乳混在了一起,沾滿了蕾雅的黑絲美腿。



也不知哪隻狗頭人又奇思妙想,居然抓起蕾雅的黑絲美足,用優美的柔軟足

弓打起了手槍。蕾雅被瘙癢的腳底弄的上氣不接下氣,連呻吟聲都變得斷斷續續

了。



「不行……哈啊哈啊……啊嗚嗚嗚……不要啊……要壞掉了……」



蕾雅扭動著性感火爆的身體,翻著白眼,不受控制的噴著尿液和乳汁。就在

這時,獅鹫突然吼叫了一聲,把肉棒狠狠一拔。肉棒上的鱗片全都立了起來,把

蕾雅的穴肉拽出身體好大一截。



「嗚嗚嗚好痛啊唔啊啊啊啊啊啊!」蕾雅翻著白眼,隻能發出淫蕩的浪叫聲

宣洩著自己的快感。



獅鹫的大肉棒用從未有過的氣勢刺進了蜜穴,巨大的肉棒撞開了蕾雅禁閉的

子宮口,隨著撕裂身體一樣的痛苦和快感,肉棒的尖端撞在了蕾雅的子宮底部,

甚至撞在了她的盆骨上。



「不,不要啊啊啊啊啊!」蕾雅居然清晰的認識到了獅鹫要幹什麽,她努力

的扭動身體,然而那些狗頭人狠狠地掐了幾下她的乳頭,她就隻能浪叫著噴出乳

汁了。



獅鹫的肉棒短促的在蕾雅的子宮裏抽插著,子宮被嚴重頂到變形,連卵巢都

隨著抽插而跳動著。



「嗚嗚嗚……不行……要死了要死了……嗚嗚嗚……」



大腦完全被下體傳來的快感統治著,一片空白,隻知道一味的高潮。蕾雅的

淫水,乳汁和尿液無窮無盡的噴著,她隻能浪叫著,無力的耷拉著腦袋享受著淩

辱。



「吼!!!」隨著獅鹫的怒吼,蕾雅的子宮被猛烈的灼熱精液充滿了。獅鹫

噴出的精液占領了子宮之後迅速沖進了輸卵管,然後倒沖回來。她平坦的小腹迅

速變得像懷胎三月的孕婦一樣,然後隨著「啵」的一聲和巨大的快感,甩著「尾

巴」的蕾雅摔進了狗頭人堆裏。



那不是什麽尾巴,垂在壞掉的人偶一樣隻能發出「嗚嗚……不行了……」的

呻吟的蕾雅下體的,是往外流著帶著血絲的精液和淫水的穴肉,脫離身體甚至有

一寸之多。一對巨大的乳房依然豐潤而堅挺,雖然被綁成了葫蘆,留著大大小小

的爪印,但乳頭還是往外流著母乳。一對黑絲美腿上滿是狗頭人們打飛機留下的

精液,發出腥臭的味道。



「延緩死亡真是個好法術,不是嗎?」陳文和織法者出現在了房裏。「接下

來才是真正的詢問時間了……」





2??狐禦前榨乳出産調教



露娜公國的一座地下遺迹之中,一些穿著黑衣的人正在揮舞著鞭子驅使一幫

地精在努力的工作著。這座建築在山腹中的廢棄礦坑被迅速的建設成了一座小小

的基地,而在黑衣人們的簇擁下,一位粗壯的,長得象是一個直立的蛤蟆一樣,

有著灰色皮膚的惡魔手裏拎著一隻被綁成了粽子的半獸化人女性。



如果陳文在這裏,他一定會認出那是露娜公國的外交官——狐禦前。狐禦前

現在已經沒了當時的頤指氣使和高傲,她身上貴重的和服被撕開,一對富有彈性

的巨乳露在了衣領外面,被一對鐵質鐐铐狠狠地铐住。雙乳的根部被收緊,導緻

前段像是被用力擠的水球一樣漲成了球形,血流的不暢導緻雙乳有些泛紅,而一

對嫣紅的乳頭在礦坑潮濕的空氣裏硬挺著,隨著狐禦前身體的抖動畫著美妙的弧

線。



狐禦前很快被狂戰魔帶進了一間寬敞的——拷問室。之所以寬敞完全是因爲

這位狂戰魔超乎想像的魁梧,一般狂戰魔也就十尺高,而他足有十五尺。沒錯,

這位就是升陽帝國過去的忍者大師,甲賀的首領,雜賀孫市。



「猜猜看,你接下來會享受到什麽樣的待遇?」狂戰魔的全身赤裸著,它隨

意的捏斷了狐禦前身上的繩索,把這位全身赤裸的美麗貴婦推倒在了拷問室冰冷

的地闆上。



「不要……到底發生了什麽?你們是誰……」狐禦前赤紅的狐耳和尾巴耷拉

著,恐懼和濕冷令她全身止不住的顫抖起來。



「看樣子狐禦前閣下的曆史學的不怎麽樣呢。」雜賀孫市可怕的大嘴張開了,

鋒利的牙齒之間伸出了一根粗長腥臭的可怕舌頭,在狐禦前顫抖的身體上不斷的

舔著,「不過呢……哎呀,不要推開我的舌頭,我隻是打算清理一下你的身體。」



狂戰魔就像是捏住一隻小雞一樣把狐禦前的雙手捏住提了起來。生過兩個孩

子的熟女雖然保養的非常好,但年齡依然留下了一點細微的痕迹。在可怕的惡魔

的注視下,狐禦前有些蒼白的嘴唇呻吟著,和她那鮮紅的,被赤色的陰毛環繞著

的外翻小陰唇保持一樣的節奏,一張一合,還同步的流出溫暖的粘液。一對被繩

子捆得滿是紅印子的巨乳前端,被繩子捆得發紫的紅色乳頭按照一個小小的角度

朝著天空,勻稱的嫣紅乳暈興奮的隆起,一對哺育過孩子的乳頭又尖又長,簡直

像是小拇指的尖端一樣高高聳立。隨著狂戰魔的爪子像是玩弄一樣輕輕搖晃,狐

禦前那一對稍有些下垂的乳肉也隨之擺動,兩隻尖長的乳頭在空中劃出淫穢的弧

線。狐禦前的一對白皙美腿上沒有多少肌肉,圓潤的大腿連接在豐滿淫亂的臀肉

之間,甚至連臀肉都隨著晃動而産生一陣陣波紋。



「不,不要這樣……好可怕,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狐禦前兩眼一翻,

竟然翻著白眼,被狂戰魔可怕的邪眼凝視瞪得高潮了。就像是被挂在實驗架子上

的脊蛙一樣,狐禦前的雙臂無力的伸縮了兩下,肉感十足的雙腿像是打擺子一樣

抽動著,騷臭的尿液順著嫣紅的陰唇流了下來,帶著從蜜穴之中噴出的淫水,把

她的雙腿內側幾乎全都染成了淡黃色。



「真是難聞,把那玩意拿來。」



幾個穿著黑衣的忍者把一個巨大的桶搬了進來。在狐禦前恐懼的眼神之中,

桶裏伸出了一根可怕的觸手,就像是一條舌頭一樣,上上下下的把狐禦前的身體

舔了個遍。接著,這條觸手就像是滿意了一樣,捆住了狐禦前的身體——尤其是

那對巨大柔軟的熟女雙乳,腥臭的觸手刻意在她的雙乳上打了個結,把這對哺育

過孩子的軟肉捏成了奇怪的形狀。



「唔啊,不,不要啊……這個……這麽肮髒的……等,噗……」



大概是覺得狐禦前的哀嚎很煩,觸手突然猛地一扯狐禦前那條赤紅色的狐狸

尾巴,在她慘叫出聲而大張嘴巴的瞬間,粗長的觸手刺進了狐禦前的喉嚨裏,直

通胃部。



「這是黑暗之井裏某個和美坎修特女王競爭魅魔領主的失敗高等魅魔的一小

部分肉體。」狂戰魔的手依然抓著狐禦前的雙手,這對經過細緻的保養,有著光

滑的皮膚,一點毛刺都沒有還塗著美豔的紅色指甲油的指甲的手在狂戰魔的爪子

中顯得十分脆弱,似乎一捏就會粉碎,「六指君王把她從黑暗之井裏裏騙了出來,

把她當作玩物玩了一段時間之後送到了血戰的戰場上當軍妓。等到送回來的時候

就隻剩下一堆碎肉了。出于廢物利用的打算,君王把她做成了一些玩具送給我們

這些家夥,很好用。」



「不,不要啊……」狐禦前從觸手的縫隙裏艱難的發出聲音,「唔噗噗,呼

呼……求求您……」



狂戰魔那蛤蟆一樣的臉上露出了殘酷的笑容,然後放開了手。



「唔嗯……這,這裏是……」不知過了多久,也不知道遭遇了什麽……當狐

禦前再次看到光芒的時候,第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自己看到的是什麽。



散發著濃厚臭味的一隻拳頭一下子抓住了狐禦前的手臂,把她拉了起來。



這可不是什麽惜香憐玉,「噗嘔……」另一隻拳頭狠狠地砸在了狐禦前的臉

上,那嬌俏可人的騷魅狐狸臉一下子變成了染坊。尖翹的眼角,可愛的小鼻子,

美麗的嘴唇和舌頭一瞬間全都挪了位置,從眼角,鼻子和嘴裏噴出了鮮血。



騷臭的尿液噴了出來,然而這一次居然還帶著一點一滴的白色液體。



「啊……啊啊……」被這一拳打懵了的狐禦前隻聽到朦胧中的一句話。



「看樣子改造完成了啊……」



「別……別再打……求求你……」肚子上中了一拳,整個人就像是蝦米一樣

卷起來跪在地上顫抖的狐禦前意識到一個可怕的事實——自己的身體居然會因爲

毆打而越來越興奮,哪怕在地面上摩擦著也在不斷流出母乳的雙乳就是明證。



「不,不可以,不能進來,太大了啊啊啊啊啊啊!」狐禦前的身體又被抓了

起來,這次狂戰魔的力量就足夠大了,狐禦前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仿佛是被鐵

鉗夾住然後狠狠地捏著,麻痹大腦的痛感,和雙乳被狂戰魔可怕的手指狠狠地捏

在一起,像是噴泉一樣猛噴乳汁的快感夾雜在一起,讓這位貴婦人雙眼翻白,大

張著嘴,比人類長多了的犬科長舌像是鍾擺一樣晃動著,把腥臭的唾液甩的到處

都是。



接著,狂戰魔那根有如人類腿骨一樣粗長的巨大肉棒散發著比貧民窟的垃圾

場還要濃厚的臭味,帶著足夠戳穿全身甲的力道,砸進了狐禦前的蜜穴之中。狐

禦前那翻開的小陰唇和大陰唇就像是被鐵錘砸中的花朵一樣無力阻攔,這根巨大

的肉棒迅速的穿過狐禦前蜜穴中每一塊肌肉的阻攔,把她的子宮口蠻不講理的撞

開,然後狠狠地撞在她那曾經住過兩個孩子的子宮裏,直撞到底,甚至把子宮壁

的底端都撞的向上變了形。



「喔哦哦哦哦哦!不行,不可以……喔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噢!老公……救

救我……哦哦哦哦哦哦!」肚子上拱起一個長而粗的突起的美豔熟女渾身顫抖著,

缺乏肌肉而稍有些發福的柔軟肌膚上滿是冷汗,猛烈的快感讓她的身體反弓著,

連狐狸的叫聲都喊了出來。



「啪!啪!啪!」狂戰魔獰笑著,像是肥宅在使用飛機杯一樣,狂戰魔在使

用被古老的高等魅魔血肉改造過的狐禦前的時候也是毫無憐香惜玉之情的。連續

三下,這三下刺擊把狐禦前的身體搞的亂七八糟,子宮口就像是個龜公廢物一樣,

軟弱的讓到一邊,讓狂戰魔那可怕的肉棒隨意的進出狐禦前的身體。



「不行……不……哦哦哦哦哦……汪汪……大肉棒……啊啊啊啊……」



狂戰魔的爪子挪了個地方——他抓住了狐禦前的腰肢,隔著她的肚皮捏住自

己的肉棒。另一隻手則是抓住了狐禦前的上半身,用兩隻爪子夾住狐禦前的一對

流著乳汁的大奶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太大了,太猛烈了啊啊啊啊!我的……奶子要

炸了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



狐禦前的地獄開始了,她就像是個能夠噴出奶水和尿水的特別自慰套一樣,

被狂戰魔猛烈的撸動著。騷臭的尿液和散發著腥臭的乳汁噴射在地闆上,牆壁上,

和這個房間的每一個刑具上,再加上狂戰魔散發的可怕臭味,狐禦前的頭腦沈浸

在痛苦和快感之中,逐漸的恍惚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狐禦前那對噴射著母乳的上挑大奶在被一對大手捏著——

但並沒有到狂戰魔的程度。她那已經恢複了的淫肉蜜穴中,一根帶著肉刺的肉棒

正在猛烈的抽插著。



「不,不對……這是……啊啊啊啊!不行,那裏很髒……啊啊啊啊!」狐禦

前剛剛恢複的意識被那根大肉棒猛烈的一擊子宮口撞擊打的渾身酥軟,一對被人

扯成了長條的巨乳從被掐的發紫的尖長乳頭裏噴出了帶著腥臭味的乳汁。



乳汁和臉上精液的腥臭味讓狐禦前的精神稍微一恍,一個又硬又熱的東西就

已經碰到了狐禦前的肛門上。



「嘎啊啊啊啊啊啊!」狐禦前雙眼圓瞪尖叫出聲,蜜穴死死地包裹住裏面的

肉棒——有人用力的拽了一把她那赤紅色的狐狸尾巴,麻痹感順著脊柱傳遍了她

的全身,連肛門的括約肌也毫不意外地張開了。



一根同樣有著肉刺的巨大肉棒,毫不顧忌狐禦前肛門的窄小和幹澀,帶著猛

烈的氣勢沖了進來。這根粗長的肉棒直接撞在了狐禦前的直腸末端,十二指腸的

出口處。



「呼哧!呼哧!呼哧!」狐禦前那被精液糊滿了的鼻孔猛烈的喘著氣,發出

了豬一樣的聲音。但這不能怪她,畢竟她的嘴裏也多了一根有著又苦又臭的味道

的大肉棒。



「啾噗……嗚嗚嗚……咕嗚……唔……」



第一批肉棒帶來的淫叫還不夠色情,但是到了第十批肉棒狠狠地鑽進溫暖濕

潤,隨著菊花裏帶著撕裂肛門的鮮血的肉棒進出而不斷收縮著的蜜穴裏的時候,

狐禦前那狐媚的尖眼角裏包含的就已經全是淫亂的春意了。



「精液——精液!嗚哦哦哦……汪汪……給淫賤的騷狐狸精液吧……啊……

好棒!大肉棒要把小騷狐狸的賤屁股肏爛了!用力!啊!」



狐禦前那像是破掉的布娃娃一樣無力的手腳不知何時找回了力量,但卻像是

精液中毒的低等妓女一樣,不管趴在她身上的是什麽東西,都毫不猶豫的伸出手

腳去抱住它。



「啊啊……好棒,是螺旋形的肉棒!啊!豬的肉棒好厲害啊!」巨大的黑色

山豬趴在狐禦前那高貴的巨大屁股上面,用力的挺動著它的肥臀。山豬的身上全

是泥巴,散發著惡心的臭味和土腥味,狐禦前那敏銳的嗅覺當然感應到了這種東

西——這讓她那騷浪的巨臀和流著腥臭乳汁的巨乳晃動的更加猛烈了,她忘記了

孩子,忘記了丈夫,忘記了親人,把屁股上那隻腥臭的大山豬當成了自己的主人,

把自己淫亂的屁股和流著乳汁的奶子,歡欣的送了上去。



「啊啊啊啊啊啊!好棒!好熱!這樣子……汪汪……噢噢噢噢哦哦哦!進來

了!好熱,好燙!啊啊啊啊啊啊!」狐禦前身上的巨大山豬用嘴巴咬著她的奶子,

吮吸著母乳的同時,螺旋形的肉棒撬開了狐禦前的子宮,在裏面噴滿了精液……



「這是最後一步了。」隨著狂戰魔的一個響指,在一把椅子上的白色東西晃

動了兩下。



隨著白色的腥臭精液慢慢流下來,被捆在椅子上的狐禦前逐漸恢複了意識。



「你……你把我抓過來是爲了什麽?」狐禦前怒視著眼前的狂戰魔。



雜賀孫市暗暗地笑了。狐禦前那被改造過的身體早已和以前不同,而她那淫

亂騷臭的回憶也隻是暫時封印罷了。在狐禦前的面前,雜賀孫市拿來了一個巨大

的箱子。



「我需要一點不錯的棋子,所以就麻煩你了,狐禦前閣下。」雜賀孫市露出

了殘酷的笑容。



「什麽意思……」一道黑色的光芒從箱子裏射了出來,正中狐禦前。



一股撕裂般的痛苦,和同樣的撕裂般的快感,從狐禦前的腹部傳了出來,

「你,你對我施展了什麽邪法……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噢!這,這個感覺

……」



「這是著名的邪惡法術之一,煉獄魔種。」狂戰魔發出了惡意的笑聲,「看,

你的第三個孩子!」



「不,這不可能……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噢爲什麽,爲什麽哦哦哦肚子

膨脹的……啊——」



隨著一聲慘叫,一個巨大的什麽東西,在順著狐禦前的肚子往外爬。「噶啊

啊啊!不要啊!這樣子!啊啊啊啊啊啊!」狐禦前翻著白眼,騷臭的尿液和愛液

無法控制的向外流著,連肛門都大開菊瓣——還好狂戰魔這段時間沒給她補充任

何固體食物。



從狐禦前的大陰唇和小陰唇之間伸出了一隻稍微帶著暗紅色的小手,抓著她

尖挺的陰蒂,狠狠地一用力。



「噶啊啊啊!不行,不能掐那裏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孩子很健康,恭喜你。」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